【露中R18】午后之梦(上)

授权翻译,原作者/校对 @LOTTIE~ 


简介:“你从来都不属于我,可我熟知你的温暖,又如何能忍受看着你在别人的怀里。”那一天,伊万被叫去修理损坏的浴缸,然而等待着他的一切令他始料未及……


注意:器大活好水管工露x性感寂寞人妻耀。NTR/出轨/偷情play。含有非常非常非常具体的R18描写。故事设定在一个男男结婚非常普遍的平行世界。



All days are nights to see till I see thee.

And nights bright days when dreams do show thee me.



汗珠在他的后背上流淌而下,浸透了他的深蓝工作服,使它紧紧地粘在了皮肤上。车窗早已全部被摇下,可是夏天的炙热空气并没有使热气腾腾的车内凉快下来分毫。他咽下矿泉水瓶里的最后几滴水,又一次想起车空调坏了的事实。这些天是八月里最热的时候,昏沉的天空一碧如洗,没有一片云敢与盛气凌人的烈日争辉。小鸟们也不啼鸣了;它们无疑惧于张开自己的喙面对急升的气温。只有知了的叫声还能被听见,在一片干热中它们的尖鸣昭示着交配的好季节。


最后一次确认地址无误以后,伊万将车子熄火,抓起自己的工具包下了车。他朝着别墅大门走去,拉下帽檐盖住凌乱的头发,在眼前形成一片阴影,也遮蔽了他大部分的五官。他能感觉到汗涔涔的发丝贴在额头上,既湿又黏,和身上其他所有地方都差不多。如果有幸能在几个小时之内搞定工作,他就能早点回家洗个澡了。一想到冲凉,他的脸上便浮现出一个浅浅的微笑,那是一个简单男人的简单期盼。


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伊万去过许多不同地段,见过各种各样背景的客户。不过大多数时候,有钱请水管工的人家都来自中上层阶级。经验让他明白做这行的最好少说话多做事。夫人,水龙头现在应该正常了。好的,也祝您有美好的一天。就像一个演员,数年来练习同一个角色,重复同样的台词,今天也会和其他日子一样,毫无变化。


伊万曾多次经过这片住宅区;他们从未服务过来自这一带的客户,不过这一切都被今天早晨的一通电话改变了。回想起来,他不是接到了那通电话的人。当他问起客户是谁时,接线员做了个鬼脸说:“听上去像那种,你懂的,华尔街的富老头儿。”


这形容八九不离十,伊万抬头看着面前的白色大宅,默默想道。那座宅邸的灵感来源于希腊风格建筑,看起来就像是他的姐妹小时候玩的洋娃娃小屋。草坪修剪得十分平整,通向前门的小路两侧栽种着牡丹;草丛的颜色鲜亮得仿佛有人刚给它们刷上了新绿漆;除了完美对称的设计与极简主义的奢华之外,宅邸本身的色彩也十分炫目。那种洁白让新雪看着都显得发灰,它能刺痛你的视网膜让你暂时忘却自己的周遭。


一种令纯洁产生新定义的苍白。触不可及。难抑的渴望。


伊万敲了敲门,然后等了一会。知了们为自己稍纵即逝的夏日韵事叫嚷不休。几秒过去,没有任何动静从里头传出。接线员她没告诉这家人自己什么时间到吗?现在离他们来电的时候才过去五个小时,他推断这会儿一定有人在家的。他加重力道再次敲了敲门。


“您好?”他喊了一声,“我是琼斯水管维修公司来修理浴缸的。有人在家吗?”


没有人回答他,他的问话渐渐消弭,淹没在了热浪里。“有人吗……?”他再一次开口说道,不过这回更像是自言自语。他忽然感觉有些不自在,左右瞧了瞧。街上没有一个能喘气的活物。他慢慢将耳朵贴上门板,一只手搁在门把手上。令人失望的是,他依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伊万合上眼叹了口气,今天他也许是拿不到工钱了,不过往好处想,自己大概能比预计的更早收工回家。


就在他准备离去时,他的手无意之间转动了一下门把,前门顺势随着另一只压在门上的手敞了开来。“我去……”惊讶于那扇门竟然一直都没有锁上,伊万迅速看了眼背后,确认有无任何邻居在场。虽然他大学都没毕业,却也明白“私闯民宅”的意思,还有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会带来的后果。可他也不算是在犯罪,他是被请过来的。


透过敞开的门往里面看了一眼,他最后一次问道:“有人在家吗?”在无人应话的情况下,他犹豫地踩了进去。


一阵空调风从他身旁穿过,一段轻爵士乐从视野之外的某个房间里飘来。这确实是个好房子,伊万羡慕地想着,四处打量奢侈的室内装潢。出于好奇或只是单纯的愚蠢,他往前踏了一步。又一步。再一步。尽管这里到处都是豪华的布置,但他的眼睛却被壁炉上挂着的一幅画吸引了。画上的白沙和看起来仿佛真的在上下起伏的海浪。有一瞬间他发誓自己几乎能听见远处海鸥的鸣叫,闻到发咸的海边空气……


“你是谁?”


伊万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立即转过身,正要解释自己会在此处的原因时,站在房间对面的那个人让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噢,你好,我……没看到你在。”他说道,像个在厨房里偷糖被抓了现行的小孩一样发着愣。


他的呼吸凝滞在了喉咙里。老天。如果身体能被描述成带有发条装置的机械的话,那他体内的弦一定已经停止了工作。他立刻就明白了,他想要那个人。也许用这种方式形容自己的感受太过粗鲁,将自己对一位陌生人的占有欲和想与之亲近的想法同物欲作比较。然而感情是人们心中难以诉诸于口的话语,它们可以来源于原始的人类本能,到头来也只是一文不值。而他明白,沟渠里的一枚脏硬币都比自己的感情值钱。


伊万喜欢对方的一头长发如何像黑丝绸般披在肩上,微乱的散发垂在精致的脸边,将他的注意引向从衬衫上半部分解开的纽扣间敞露出来的莹白胸口。他喜欢那身覆盖在对方纤细身形上的睡袍如何激起自己对那些布料下的诱人肌肤的幻想。他喜欢那张露出困惑的冷淡的脸;那双冲他怀疑地眯起来的眼睛,还有那两片紧抿的嘴唇。那嘴唇……伊万无法将视线移开,反正他也不想移开。那两片唇瓣红得好像装满了瑰丽的水彩,染了色的液体使它们既漂亮又丰满;满溢的色彩从皮肤里渗透而出湿润了它们;而且看上去那么柔软。如果他用一只小针轻点在那只丘比特之弓的曲线下方,伊万能想象到颜色喷涌而出的画面。滴落的红仿佛泼撒的颜料般流过下颌。


他喜欢这个人。伊万是个简单的男人。他不知道这人是谁,但他很喜欢对方的皮肉骨。而且他甚至会称对方为天然美人,一种在如今的时代很少见的东西。当然,他在那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对这位陌生人进行了多少幻想,就有多明白自己的幻想将永远仅止于幻想而已。他没有机会的。他们活在同一个现实中,却在两个不相关的世界里。他能够拥有一个躺在自己床上的黑发美人的唯一可能,就是那人是个肮脏的娼妓。伊万想,这或许不是个坏主意。如果他走运的话,过后也许能在红灯区找到个类似的人。


但是目前他有份工作要做。伊万压下帽檐,抱歉地笑了笑。“真是对不起,我的礼仪都上哪去了。我来自琼斯水管维修公司,今天早晨我们接到一通电话说是家里浴缸坏了。我敲了几次门,可是都没有人应,所以我——”


“就闯了空门?”男人冷冷地接道,在伊万说完之前就打断了对方。他冲对方挑了挑眉,伊万只能尴尬地笑笑,希望自己看上去足够真诚。


“呃,我不那么认为,”伊万勉强否认道,“但是我对自己造成的不便——突然的闯入感到非常抱歉,我还是个新手。”那完完全全是个谎言,因为他已经工作超过五年了。但它是一个好借口。


“是吗?”男人温和却强有力地问道,眼也不眨地看着伊万。“我以为自己听见一个窃贼闯进来了,看来是我想错了……”


“我只是一个水管工,夫人。”伊万礼貌地说道。他低下头试图让自己显得更低眉顺耳一些。他耷拉着脑袋垂着肩的样子有些别扭,魁梧的身形作出这样克制压抑的举动似乎十分怪异。


那个男人——很可能是这栋房子的主人,更可能是今早来电的男人的妻子,年轻的水管工如此推论——带着厌倦的眼神审视了一番伊万。“摘下你的帽子,抬起头来。”他命令道,平稳的话音里不带一丝情感。


“什么……?”他稍微扬起了头,但帽檐形成的阴影使人看不清他的大部分五官。他的心跳声在这间太过安静的屋子里砰砰作响。


“要我重复一遍吗?”他歪了歪头。眼里厌烦的色彩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少许玩味。但伊万并不能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想象。


“不,不用,当然不用重复。”伊万嗫嚅道。他抓下帽子,快速地捋了捋自己的刘海,把它们拨回前额。光线散落在他浅金色的发顶上,给发丝添了一层柔和温暖的光亮。这一回他抬眼直视前方。明亮的紫水晶紧紧地攫住闪烁的琥珀,仿佛轻声诉说着永不放手。


低沉的爵士乐在背景里摇曳。怀旧的韵律不急不缓地流动。伊万明白自己一时是忘不掉那段旋律了。


他的双唇微微分开,就那样保持沉默了一会,接着声音才从中发出。“帽子不适合你。”他说道。接着一个浅笑出现在他的脸上。“你这双眼睛藏起来就太可惜了。”


伊万惊讶地眨了眨眼。他讨厌自己眼睛的颜色。还不习惯受到称赞,伊万笑了一下,搜寻着恰当的回应。“夫人,我……”


“王耀。”他再次打断了对方,“你就算不叫我夫人或者太太我也不在乎。”


出于很多原因,他对直呼对方名字这件事感到犹豫。见到他为难的表情,王耀又说道:“你不会因此得罪我的。也不用担心我丈夫会介意。”


————————————————


这实际上比他预想的要简单。而且需要修理的甚至不是浴缸。在浴缸上方,拖着一条长管子,管子另一端连着花洒的水龙头沉闷地看着伊万,伊万看了看王耀,又看了看据说坏了的地方。


“所以,它出了什么问题?”他问。


王耀懒得转头看他:“你不才是这方面的专家吗?”


“是的,但是您得先告诉我出了什么问题。”伊万平静地回道。他的眼睛扫视着那个人的侧面细节,着迷于对方光滑的皮肤和自然红润的脸颊,皮下逐渐积累的发痒感觉令他心慌。自己到底是在找什么?他毫无头绪。


但是他们离得很近。两人站立的位置比几分钟以前在楼下的时候更接近了。而尽管他注意到王耀在两人进到浴室里的时候隐约远离了自己一些,但能让他们彼此站得远远的空间不多。尤其是在伊万高大的身躯占据了颇大空间的情况下。


正当伊万仍带着陶醉般的恍惚凝视那位美人时,王耀的双眼忽然唰地直冲对方看去。他嘲讽地笑了笑,仿佛能听见伊万心中所想。“你打算盯着我看到什么时候……”他加深了笑容,朝伊万越走越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缩越短,直至他几乎能感受到伊万的心脏在自己的胸前跳动。他的视线往下扫过工作服上的名牌。“……嗯,布拉……金……斯基?


伊万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忽然间他察觉到了自己衣服上的汗渍。虽然窗户是开着的,可他能感觉到汗水又在后背上沁出,有些顺着脖颈滑下来;王耀的手指缓缓攀上他的胸膛,沿着它上升的轨迹移动,热气的火舌在他赤luǒ的胸膛上舔舐。“布拉金斯基……”王耀呢喃着又叫了一次他的名字,双眸在阳光下漫不经心地闪耀,“你的姓是这么念的吗?”


是的……他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时间在他身上突然静止了,他无法移动身体里的任何一块肌肉,然而他深陷在一种炽烈的激情之中。别管什么工作了,他应该马上离开这里。就现在。趁为时未晚的时候。他这是要惹什么祸呀?脑袋里的警铃大作支撑着他剩余的理智。他之前曾以为“毫无价值”的感情正在慢慢发展成比白日梦危险得多的东西。


昂贵香水的气味吞噬了他的嗅觉,使他感到比先前更加头晕目眩。虽然这股霸道的香气迷醉而剧毒,滑动着包围他的身体,可他依然想用牙齿陷进王耀天鹅绒般的皮肤里,只为一尝对方内里的香味。他此前还一动不动的双手在身侧微弱地颤抖。他的手指在感到王耀将手指扣进自己的衬衣时抽动了一下。


这位美丽的妻子是在玩弄他吗?还是说对方的确想要?伊万思索着,在王耀傲慢的眼睛里、玫瑰春蕾般的宝石红的嘴唇中寻找着答案。伊万没有回答从那两片湿润的唇瓣里发出的任何疑问,而是抬起手臂,伸向王耀的腰际,拉着对方更加靠近自己。粗糙的手指摩擦着贴身睡袍的布料,揉捏着布料之下的肌肤。但这还远远不够。慢慢地,被色欲推动着,他的手开始向下游移,滑过对方的臀瓣——


王耀毫无征兆地推开了他。


“总之……我不太确定是什么导致了这个问题,我只不过试着打开水龙头,水却从管子底部喷了出来。”王耀别过脸,淡淡说道。他那样镇定自若地说着,仿佛彼此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假装自己方才没有在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里,还任由那个男人抚摸他。他回头瞥了眼安静下来了的伊万。“怎么了,我这不是告诉你出了什么问题吗?你还干站着做什么?”


伊万强迫自己带上笑容,试图无视心底恼怒的情绪。“我以为你……”他以为会发生什么好事吗?翻搅的苦楚就像胃反酸一样涌上他的喉咙。“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想……”每说一个字,他的声音就越轻,最后几个字眼几乎完全听不见了。


“你说什么?”王耀说道,语气透出一点不耐,“能大声点儿吗?”


“我说我会看一下的。”伊万提高音量回答道。尽管他还在微笑着,但那双眼睛里却是明显的受伤。别人总是看不起他,王耀到头来也和其他人没有两样。


全文字的不♂可♂描♂述 (AO3,看不了的话试试下面的3张图片)


接下来的不♂可♂描♂述1(图床)

不♂可♂描♂述2

不♂可♂描♂述3



- 待续-


×故事开头的两句英文诗是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四三的最后两句。大意是“每个白天在我眼中都是黑夜,直到我看见你。当我在梦中与你相见,每个夜晚都亮如白昼。”



译者(我)的话:这篇是作者太太给我的生日贺文!“水管工露x人妻耀的NTR play”是我点的肉梗,本来我只要一辆小车就差不多满足了,没想到自称不擅长写H的太太竟然给我来了加长林肯,还是车队!不是一发完结的pwp,而是走肾又走心的短篇大肉,上中下三篇!threeeeeeeeeeeeeeee!!!!(我已经上不了天堂了,我把我的灵魂出卖给了路西法……)所以写得这么黄这么没有节操都是我的错,但是我巨爽(吃肉一时爽,翻译火葬场……算了,就当借花献佛,送给大家的百粉福利吧),更黄的中篇作者已经写好了可我还没怎么动手但是我会努力的_(:з」∠)_


评论(65)
热度(690)

© 风轻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