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假如爱有天意(上)

授权翻译

原作者:BTS-ARMY(FanFiction)  @LOTTIE~ 


注意:

* 非国设

* 因情节需要,伊万的生日改成12.25圣诞节

* 故事的标题和一部韩国电影同名,但两者无关联情节。故事的灵感也并非来自电影,尽管有一些元素重合

* 有R18描写,并且在(下)中会多很多



有些时候,我会闭上双眼去看。在那里,我看见了红色和绿色的光点,刻在雪地上的足印,而在远方……我记得,飘落于你发顶上的雪花。

 

他呼吸了一口裹挟着十二月寒冷气息的新鲜肉桂香味。他认为这是种暖和且惬意的感觉。尽管冬日严寒,被街灯和闲谈声照亮的繁忙街道中仍能找到温暖。圣诞欢歌响彻空中,叮当作响的铃铛在纷纷扬扬的雪花里摇晃起舞。一只金毛猎犬被新鲜出炉的圣诞蛋糕的香味吸引,在面包店门前摇起了尾巴,誓要说服店主招待它。亮晶晶的装饰品和发光的小彩灯挂在相对而立的大楼之间,使夜空产生了仿佛缀满闪烁星光的错觉。

 

年轻的男人眼含惊叹地凝望着上空的灯光,在明亮的圣诞装饰映照下,他的虹膜上闪耀着点点紫晶般的光泽。雪花落在他卷翘的淡色睫毛上,落在他因为寒冷而微微发红的鼻尖上,落在他微笑着的嘴唇上,还有他那米色的发丝上。脖子上系着一条白色长围巾,穿着长风衣的男人坐在一张长椅上,长椅背后是一棵点缀着丝带和上百个饰物的巨大圣诞树。

 

“Happybirthday to me……”他低声轻轻哼唱起来。一团团水汽从他的口中逸出,不过他似乎并不为严寒的温度所动,继续半是低语半是呢喃地唱着不成调的旋律。字句里沾染的是苦涩又甜蜜的感情,带着无言的象征。

 

情侣们从构造华丽的建筑物旁漫步而过,眼中除了彼此容不下其他任何事物。人群像蜜蜂一样在喧闹的咖啡屋和礼品店中涌进拥出,愉快的气氛如野火般蔓延。充满节日感设计的摊子被闪闪发光的七彩灯泡、明艳的装饰和涂亮的标识装点起来,排列在街道的两侧。摊子上摆放着为忙碌了一整年的顾客们而准备的各种诱人点心、薄荷味的香水、工艺精湛的手制贺卡和无数的礼物。在摊子后面的人们或是将现烤的金棕色栗子装进纸筒,或是把丝滑的热巧克力仔细地倒进马克杯并抹上浓厚的一层层鲜奶油。回应他们脸上温暖笑容的是热切期盼着自己那杯热饮的孩子们灿烂的笑脸。很快那些活力四射的孩子们便互相笑话起对方嘴上的奶油巧克力胡子。在不间断的闲聊围绕下的愉快气氛里,能听到成年人们神采飞扬的高声谈笑。

 

这是一年里最美好的时候。他也确实能感受到在自己的四周,从与爱人一起度过快乐时光的人们身上散发出的温情。他是唯一一个身边没有同伴的人,然而他似乎并不在意。在他的表情里找不到悲伤的情绪。也许有空虚,但不是悲伤。他很满足,但他压抑住了心中正在增长的空虚。没有感到悲伤的理由。虽然没有人和他一起庆祝生日,空气里也有庆祝成分的存在。他享受倾听行人们的交谈。重复的节日贺词令他感到平和。他在跳着华尔兹的飘舞雪花中看到美。

 

“……Happy birthday to me.” 一曲终了,他的双唇展开一个含蓄的微笑。感受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但是出于某些原因,他觉得没有接听来电的必要。他喜欢圣诞节,尽管自己并不记得为什么。

 

“真漂亮,对吧?”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伊万吓了一跳,他朝右边看去,发现长椅的另一头正坐着一个人。奇异的是,他之前完全没注意到对方在他身边驻足并坐了下来。“是的,非常……漂亮。”他赞同地说道。他不知道盯着人看是否会显得失礼,但是他偷偷向那位陌生人瞄了几眼。那是个亚裔男人,眉清目秀,拥有最明亮的琥珀色眸子。接着,仿佛知晓了伊万正盯着自己,他转头看向他并笑了笑。伊万尴尬地迅速低下了头。他不理解自己为什么毫无理由地慌乱起来,然而心头涌上的感情和新获的陪伴让他感觉不错。

 

微笑着的男人又看了一眼伊万,然后才放眼朝天空望去。

 

“我喜欢圣诞节,”他坦言道,“它非常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日子好像有什么奇妙的地方。”

 

“嗯,我也这么觉得。”伊万柔声同意道。他从眼角看着那个陌生人,注意到对方脸颊上的粉色红晕。他很冷吗?他突然被一种无法解释的冲动包围,想要把自己的外套借给对方。自不必说他为自己如此关心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感到惊讶。

 

“不光是因为礼物、聚会,或者是那些装饰品和圣诞树,是为了和家人在一起,对自己所拥有的心怀感恩。好吧,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男人轻笑道。他张了张嘴,仿佛要说些别的,但又似乎决定不这么做,转而微笑起来。伊万注意到,那是一个温暖的微笑,比五彩斑斓的圣诞彩灯还要温暖的微笑。

 

“喂,”男人再次开口道,“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圣诞夜里做什么呢?”

 

伊万看向别处。笑了笑:“你不是也一样。”

 

男人面上的笑容并没有褪去。似乎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他耸耸肩:“我的家人都住得远,他们也不怎么庆祝圣诞节,虽然我妹妹总会缠着我要礼物。”

 

“我也有一个妹妹。”伊万评论道,手不自觉握紧了口袋中曾经震动着的手机。

 

“是吗?那么,这是我们的一个共同点了。”

 

“两个,”伊万纠正了他,“除此之外,我们还都在圣诞夜里独自一人。”独自一人。真是奇怪,直至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是独自一人。

 

那位陌生人笑了,湿润的气息从他的肺腔里逃出,模糊了落下的雪花。“可我不再是一个人了,不是吗?”他歪过脑袋,“我叫王耀。圣诞快乐。”

 

伊万朝他点点头:“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也祝你圣诞快乐。”在这个男人面前,他感觉到自己的嘴角翘了起来,瞳孔也放大了。对方瞧着自己的样子有种动人之处。在夜幕的星星和节日彩灯下,他的眼睛是金黄的蜂蜜色,它们绽放着水润温和的光彩,其上缀着一片片浅棕色,由美丽的黛黑睫毛衬托着。这双眼睛令他想起сбитень*,母亲最爱的一种俄罗斯饮品。

 

“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曾经特别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他幽默地叹道,“那时候我还相信严寒老人,也就是圣诞老人的存在,我会写信详细说明自己一年以来做的所有善事,然后把我想要的东西列出一个清单,通常都是些蠢玩意,像是变形金刚模型,掌上游戏机之类的傻玩具,你懂的。”口中呼出的水汽静静地在冬天的泪珠之间消散,“可是我的家人并非总能够……他们没有……他们做了力所能及的全部,所以每年我都能收到礼物。我以为它们是圣诞老人送来的,但我觉得自己心里有一部分其实一直都明白,那些只是我的父母送的。”

 

“你今年写信了吗?”

 

伊万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没,我早就不相信那些东西了。”

 

王耀好奇地注视着他,一眨不眨地,坚定不移地看着,然后才转过头去。寒霜打着旋爱抚他的肌肤,他把几缕散落的鸦黑发丝拢到耳后:“我从没停止过相信……”他近乎无声地低语道,声音被颂歌声和庆祝圣诞的人声盖过。

 

“啊?”伊万正要问他说了什么的时候,突然震动起来的手机打断了他。他懊恼地哀叹了一声,明白那是同一个人的来电。

 

“你不接电话吗?”

 

“没事的,”他说道,微微摇了摇头,“大概只是我妹妹打来祝我生日快乐的。”

 

“等等,生日?”王耀睁大了眼睛,将身子转过来面对着他,“今天是你的生日?真的吗?”

 

伊万困窘地笑了笑:“是啊,我的生日有点碰巧是圣诞节。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你过会儿要做点什么来庆生吗?”王耀问道,“比如和家人,你的妹妹,见个面?或者参加个聚会?”伊万摇了摇头。“什么事都没有?你不打算为庆祝自己的生日做点什么吗?”

 

“不,没什么打算。” 俄罗斯男人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仅是带着简单的微笑回复道。

 

他无语地看着对方,仿佛看了很久,寻找着任何迹象,却一无所获。“那么……生日快乐,伊万。”他温柔地说到,眼神软了下来,脸上的亮光为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圣诞树着迷。

 

他的脸上浮现出小孩子似的稚气笑容。“谢谢你,”他说道,“我想你是很久以来除了我的姐妹之外第一个祝贺我的人。”

 

霎那间,伊万看见他的眼睛里掠过一丝哀伤的痕迹。然而它很快便消失了,仿佛仅仅是阴影产生的幻觉。

 

“你有什么愿望吗?”

 

“没有。”

 

“怎么会,肯定有几个的,”王耀坚持道,“那你有什么想在生日这天做的事吗?”

 

“我确实没什么想做——”

 

“别这样嘛,说真的。”

 

“嗯……”

 

“哦哦我知道了!”乐呵呵地看着渐渐屈从于自己的执着之下的伊万,他打了个响指,“我们就把你所有想做的事儿列个表出来,然后一个个完成它们,怎么样?”

 

俄罗斯男人张大了眼看向他,对这位陌生人的热情感到十分惊讶,“什么……?”

 

“一个圣诞加生日清单!肯定会很好玩儿的!除非你之后还有别的计划,不然何乐而不为呢?而且如果我记得没错,我确实也记得你今晚没事儿干。所以,我们走吧。”

 

“我——呃……”伊万反常地结巴道,“你——你没别的事要做吗?今天是圣诞,你不该浪费时间在——”

 

“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打断了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孤身一人过生日。”

 

纹路错综复杂的冰片从午夜的天空中轻盈地飘落而下,一片片雪花在倾诉了蹉跎时光的风之絮语中舞蹈。

 

男人缓缓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扇动着,就像鸽子的洁白羽翼一般。他上一次不是孤身一人过生日的时候是多久以前了?他想不起来了。难以理解的悲伤不知不觉间慢慢地堆积了起来,不过他眨眨眼将它们抛在了一边。银装素裹的夜晚有美好的事物等待着被发现,在这个陌生人的微笑里也有等着他发现的美好。

 

“王耀,清单也许会很长呢。”他调笑道,不知道也听不见王耀漏了一拍的心跳。

 

“我们有很长的一个晚上去实现。”他站起身来,拍掉外套上的积雪,并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他的手就像钢琴家的手一样:纤细单薄,光滑无暇。伊万几乎能听见音乐奏响,想象到那些手指划过琴键的样子。接着他的双眼便落在了对方从袖口露出的一个旧疤上。伊万抬起头,发出了无声的疑问。唯一的回应只有那份不变的微笑。回看向停在自己面前的那只手,伊万感受到周围的世界都慢了下来,停驻在了这一刻。沉默接踵而至,雪花好像一颗颗悬挂着的钻石凝固在空中。他不认识他,只知道对方的名字叫王耀。但他觉得有种神秘的引力将他们拉向彼此;他觉得自己和这个人有着深刻的联系;有种想要抓住他的手永远也不放开的强烈冲动。这很奇妙,他相信这或许是圣诞的意念。现实是,没有辩论,没有艰难的抉择。他们目光相接的那一秒,伊万就听见了自己心底的声音。甫一触及他的手便即刻被拉了起来。

 

“等——等一下耀,我们要去哪里?!”

 

“你说呢。”他坏笑着说道。

 

伊万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因为他们牵手的方式变红了。就像两个孩子跑向圣诞树下各自的礼物一样,他们的呼吸在好事的落雪中混淆着,他们的靴子铭刻下一条条注定要被掩盖的足迹,他们的欢声笑语是用来弹奏永恒的奇迹之歌的乐器。也许是因为在他们四周发生着的事,伊万并未注意到他们的手指渐渐交缠在一处,填补了彼此的空缺。

 

我记得习惯于孤独的感觉。我记得孤身一人的感觉。然后,我记得自己遇见了你。



——————————



王耀浏览了一遍清单,模拟了个滑稽的表情:“你确定这些就是所有你想做的事儿了吗?”伊万天真地点点头,令亚裔男人轻笑起来,“喝热巧克力,和圣诞老人合照,吃海狸尾巴*……还有剩下的这些……噢……好吧,算我没说。想想离早晨还有八个小时,这里头的东西其实还挺多的。好,伊万,倒计时开始吧。”

 

他将纸叠起并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很快地,他奔向其中一个小摊并带着一支笔返回。在伊万开口问他在做什么之前,王耀就抓住他的手,一口咬下笔帽开始涂涂写写。

 

“好了,”王耀自豪地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大作:一只小巧的向日葵优雅地停在伊万的右手拇指上,“不畏寒冬的向日葵,这件愿望完成了。打勾。”

 

“……我那是开玩笑写的。”

 

“我知道啊,笨蛋。虽然如此,今晚我是你的圣诞老人,所以你的每一个愿望都由我负责。”

 

闪光的雪花在到达它们注定的长眠之地前慢悠悠地无声降下,将一切包裹于平和静谧的寒冷之中,它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使人感到舒适。云端之上,透过飞鸟的眼中,也许是对人类来说还太难以捉摸的东西眼里,曾经郁郁葱葱的地球入了睡并盖上了纯白的棉被。然而,在夜晚持续的无梦安眠间,渺小的生命火花为渺小的事物起舞欢庆。为爱情,为短暂的亲密幻象。为深情,它撕裂空洞,使人失去所有理智,用刀指着你的喉咙并缓缓将你推向悬崖。为沉默的爱,它仅存在于陌生人的惊鸿一瞥之间。从最微不足道处诞生,扎根于命运,爱情自然地发芽成长,并在宿命唤起最大激情的时刻绽放。

 

这个夜晚在一片暧昧不明的狂热中过去。若要问伊万的第二十八个生日那天记得什么,他回答不上来。然而他能回忆起自己和王耀共享的每一件事。他流动的长发被风吹乱,被雪濡湿,引起想要触碰那些发丝的渴望闪现,但它从未到达自己能触及的距离。

 

好像一对小孩儿终于从父母警觉的目光下获得自由,他们奔跑穿行于一间间商店和礼品店中,留下门铃在他们的脚步后头叮当作响。他们试吃各种各样的糖果,甘草糖,棉花糖,驯鹿饼干,棉花糖巧克力夹心饼干,五彩缤纷的雪球蛋糕棒棒糖,这对伊万六岁的自己来说是美梦成真了。在王耀揩去他嘴边不被注意的奶油渍时,他甚至感觉自己就像个孩子一样。他脸上火烧火燎地看着王耀随意地将沾在了指尖上的奶油舔掉。渐渐地,缓缓地,失控地,他越来越难以阻断自己跃动的心跳声。他的舌尖,他那挑逗的眼神,他那沾上了些微白点的樱红嘴唇。

 

他们偷溜进一个胡桃夹子芭蕾舞剧表演会场,两人在身着正装的中年男女们挑着眉毛看向他们的时候试图憋住自己的笑声。他们参观了一家玩具工厂,王耀拉着他跑向一只比那个俄罗斯人还要高的巨型泰迪熊。在烟花点燃之前他们奔赴摩天轮,尽管迟了几秒,却也毫不遗憾地对着天空中的壮观景象惊叹;在摩天轮下,纷纷扬扬的雪中,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他们的手牢牢握紧在了一起。

 

时间在表针的走动间流逝,清单上一个又一个愿望被打上了勾,逐渐接近了纸页的末尾。一个晚上就实现了许许多多傻气的愿望,伊万想不起自己上次微笑或大笑了这么多次是什么时候了;他不记得自己是否曾经有感到如此彻底的快乐过。或许有吧……

 

圣诞的小镇很美,但他的双眼不再陶醉于那些人工灯光。在他紫罗兰色的双眸中只有一个微笑着的人的倒影,那是一个穿透他的心脏的动态画面。他是一个陌生人,一个领着他奔跑过积雪的街道的陌生人,一个坚持要和他一起庆祝生日的陌生人,一个注意到了这个孤独男人的陌生人。然而他对王耀却是一无所知。他完全不清楚在那对琥珀色的双眼后面隐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王耀忽略了自己的什么计划来“实现”他的心愿;他从未如此渴望想要了解一个人。那个叫王耀的男人跑着,走着,大笑着,回头看着他,似乎在这世界上没有任何牵挂。但在那份无忧无虑之中还留有毫无自我保护的不顾一切之感。尽管王耀没有表明自己很冷,凝视着他仿佛十分瘦削的身形,伊万想取下自己的围巾和外套裹住他。想象着王耀穿着过大的衣物的样子,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但他害怕踏出这第一步;他更害怕这个夜晚的结束。

 

“你的圣诞愿望呢?”伊万向走在前头的男人喊道。如今他们已完成了清单上的全部愿望,安静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圣诞歌和行人都渐渐远去。

 

“嗯?”尽管声线温暖,王耀并没有回头。

 

“我是说,圣诞节你想要什么?”这次王耀回头看向了他。

 

“我不想要任何东西,”他耸肩,“我和你说过,有圣诞的精神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可是一定有些什么东西,”伊万辩道,“我的意思是,你花了整个晚上就为了让我这么一个陌生人开心,可是你想做的是什么?”

 

“我们可不是陌生人,伊万。”

 

“我……正因为这样,我也想为你做点什么。”他叹了口气,跟上王耀。他在对方的去路上停住,“告诉我你的事吧。”

 

他笑道:“有什么可了解的?”

 

“比如说你是哪里人?你为什么在圣诞节来到这个小镇?你的工作是什么?你有工作吗?”

 

王耀好笑地默然看着他。“你真想知道?”他最终说道。

 

“没错。”

 

“你。”

 

“……什么? ”

 

“这是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圣诞节我想要你。”然后他给了他一个让夜晚的黑暗消失无踪的微笑,“是不是不太好?”他笑了起来,“果然还是太直接了,是不——”

 

他没能说完那句话。

 


不可描述走这里(石墨)



然而在那个昏暗的房间内,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闪着光。伊万眯起眼,盯着一个在此之前自己奇异地从没注意到过的东西。

 

一只金色戒指用细绳吊着,挂在王耀的脖子上。

 

 

 

 

TBC

* сбитень:英文是sbiten,以蜂蜜为主料的一种传统俄罗斯冬季热饮。

* 海狸尾巴:英文是BeaverTails,源自加拿大的一个油酥糕点品牌。

评论(4)
热度(122)

© 风轻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