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末路余生(4)

授权翻译。露中。赛车AU。

原作者:BTS-ARMY  @LOTTIE~ 


第四章


“你爱他吗?”

他缓缓眨了眨眼。沉寂如秋天的空气般从敞开的窗户外面钻了进来。“爱……”他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嘴角往上提起构成一个微笑的轮廓。“多好笑的一个字……爱啊。我曾经以为自己知道这个怪字儿的含义,可我那时候还太小,像个傻子一样。现在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了。我甚至不清楚它是否真正存在。亚瑟,告诉我,认为爱是什么?”

当王耀将问题抛回给亚瑟时,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然后他发出了一声泄气的叹息。“爱就是当你决定自己想要和某个人共度一生的时刻。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没有做事不顾后果的自由。”他说道,额头上出现了极细微的早熟皱纹的痕迹。

“某个我想与之共度一生的人?”王耀重复了他的话。

“是的……”

“如果我说,我想和这个赛车手共度一生呢?你会说我疯了吗?”他笑了起来,好像自己正说着一个笑话。尽管他的话是真心的,但是这番话产生了幼稚的诙谐感。“哦,没错,我一定是疯了。你问我爱他吗?好吧,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可能我只是习惯了和他在一起,可能我是懒得找别人了。真相就是,我不知道。”

“你过去还会吹嘘自己无所不知的……”亚瑟安静地自言自语道。

他记得自己以前说过的话。“我那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也同样一无所知。有时候我喜欢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能看透没有任何人能看透的事物,可是到头来,我就算不比其他人更蠢,也不过是一样盲目无知。但就算是这样……”

“就算是这样?”

望着瓷杯上自己模糊的倒影,王耀似乎在片刻间陷入了他自己的思绪中。“我觉得是的。”

亚瑟挑了一下眉。他可以猜到王耀所指之事,不过他永远都更喜欢直接的答案。含糊其辞代表着犹豫,它会招致否定。“你觉得什么?”他问道。

“我觉得我爱他。”王耀抬眼看着亚瑟。他的声调平静无波。他的话语即使用形式化的天气话题代替也不会产生任何变化。“没错,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如果爱只是一个字眼,那么谁说我不爱他?我们在一起快三年了。我要是对他毫无感觉那才是出乎意料……就算是条狗也会变得依恋主人的。”

“谁是那条狗?你还是他?”

王耀笑道:“谁知道呢。”

沉默是他们的老朋友了,它悄悄地坐了在空位上,而他们喝着各自手中的茶。王耀吞下苦涩的滋味,虽然他并不爱吃甜食,但那强烈的余韵在嘴里流连不止。不过麻木了他的舌头与喉咙的味道也带着些醇和之感。

“喜欢(like),爱(love),rou欲(lust),区别在哪儿?它们都以L开头,”他忽然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而且我也知道我得向你征询意见。单身着和一个男人过日子。我懂,我都懂……我从爸妈那里听得够多了,你没必要重复他们说过的话。说真的,我早就放弃谈恋爱了。我不想要承诺也不想再喜欢人了。我可以独自生活的。没有幸福,但是我满足了。”

“然后他进入了你的生活?”亚瑟猜到了显而易见之事。

“然后我就幸福了。”王耀微微一笑,“他让我感到幸福。我们在一起的时光里,我很幸福。就是这么简单,亚瑟。”

他点点头,似乎表示了解。

“我们没做什么。只是互通了姓名,然后就搬到一起住了。就算我已经从阿尔弗雷德那里知道了他的事儿,但我们本质上还是陌生人。我从来不从错误里吸取教训,不过我最好的错误也许就是一次又一次和他见面。有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甚至无法确定我们俩的关系,我们也从来不搞约会什么的。可是在这过程中,我们习惯了在彼此身边入睡又醒来……哦,不好意思,你都没问这些……细节。”

“不,没关系,”亚瑟道,“他,呃……他看起来是个好人。”

王耀笑道:“他就是个大男孩儿。你该瞧瞧每次我告诉他自己因为工作回不了家的时候他那小狗般的眼神儿。我的天,他看起来就像只巨型泰迪熊。”

亚瑟好笑地看着王耀,说道:“你真的很爱他,不是吗?”

他转开了视线。几缕散落的发丝被微风带着自然地飘动。“我想和他在一起,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接着,王耀转过头,和他的旧友四目相对,亚瑟明白自己没有必要再问更多问题了。他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真实。话语也许可以是谎言,然而一个人的眼睛能倾诉他许多心中所想。

“或许有一天,我能有幸见到这家伙。”

尽管动作微小,但王耀的手指在听到这个意外的认同之时畏缩了一下。他一个朋友都不剩了,而他也不需要同伴来实现虚假的安全感。可是他已有很久没有见到过去的人们了。他曾经是自己的朋友。也许有一天,他能够再一次真诚地称他为朋友。

“会有一天吧……”王耀说道,低声却清晰,怀疑但坚定。

王耀并不知道一切能不能回到从前,他也不清楚自己想不想回去。旧日的墨迹犹干,而他的未来茫然地凝视着自己。但至少他能够向自己的一些感情妥协了。伊万·布拉金斯基……他是个开车飞快的赛车手,是偷走了自己的安逸独居生活的窃贼。王耀害怕称他为自己的男朋友。因为男朋友意味着两件事:结婚或者分手。他们永远不会在教堂里结婚,而一想到再也不见伊万……他们终究会有分道扬镳的那天,然后重新变成陌生人。这是他们的故事不可避免的结局。他们不是电影里的虚构人物,结局不会是悲惨的生离死别或者幸福的海誓山盟。他们会非常安静地从对方的生命中消失,可能在往不同的道路上走去时还会回头看几眼,但是他不敢肯定两人会回到彼此身边。尽管预见了未来,王耀依旧考虑了一个微渺的可能性,他们能够……在一起……一辈子。听起来好像很傻,可是他愿意和伊万一起生活,只要伊万也这样想。不……即使他们不再“相爱”,他也想要待在他的身边。

“听我说,王耀,”亚瑟语带歉意地严肃道,“我提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

王耀阻止了他:“别放在心上……我也有错,我太激动了。我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了,不过有些伤疤可能是永远也好不了了。”

“对不起。”

他不是那个始作俑者,他的道歉也无法令伤疤消失。他怪不了任何人,除了他自己,王耀十分明白这一点。“祝福你和弗兰妮。我相信你会是个好父亲的。”

“王耀……”

“什么事?”他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说道。

“你原本也能做个好父亲的。”

他的嘴唇形成一个含蓄的微笑:“好吧,今后根本不可能了,不是吗?”

门上的铃铛在他离开咖啡馆的时候响了响。查看了一下手表,他知道伊万的试车自己要迟到了。这个男人是从何时起成了他的全部的?他不知道。有许多未解答的疑问,有的会在适当的时候解开,有的最好永远留在黑暗里,而其他的答案根本不存在。于是王耀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他似乎明白自己该往哪去了。

 

——————————


爱情从何时起变了味?激情的火苗何时衰弱成了一颗暗淡的火花然后熄灭?

王耀扫过自家妹妹的问题,不太确定要如何回复。他的妹妹已有好些年没有联系他了,更别提征求他的意见。好吧,她和她的丈夫遇到了一些问题,所以也可以理解。他还能回想起她还在大学的时候有多么爱他。时光荏苒啊。

手指划过手机屏幕上的键盘,却似乎并没有什么适用于她的困境的安慰之语。王耀并不算个爱情专家,他关上手机叹了口气。

视线扫过床上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王耀默默无言地看着双眼正粘在笔记本电脑上的伊万。

爱情从何时起变了味?

她的话在他耳边回响。

“伊万,”王耀唤道。伊万好像没有听到似的毫无表示。“你在做什么呢伊万?”他又问了一遍。

伊万咕哝了些什么,听不清楚。

激情的火苗何时衰弱成了一颗暗淡的火花然后熄灭?

即便他们依旧睡在一张床上,床单需要每日一洗一换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爱抚和亲吻变得稀少,而在他们确实做了爱的日子里,两人则会快速解决,仿佛是在完成一项任务。王耀出发上班之前,两人的交流很少,而在他下班回家的夜晚就更只有只言片语。不似恋人,更似室友。

王耀思考了是在这张床上睡觉还是拿上被单转移到客厅的沙发上睡。最后他没有选择两者的任何一个。

趴在伊万的肩膀上,王耀念着屏幕上的词:“We drove fast and died young. Crashing into the gray smoke, I rode into the eternal sunset……伊万,这是什么?”

伊万总算看向了王耀。“没什么,只是一首歌的歌词。”他关掉网页并把笔电移到了床头柜上。王耀眯起眼看着他的举动。

“我都不知道你还有着高中男生的音乐品味。”

丝毫没有感到被冒犯,伊万笑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听贝多芬或肖邦的。”

他耸了耸肩:“古典音乐就是经典嘛。”

当王耀正要从伊万身边离开去睡觉的时候,他感到对方将自己拉近他的胸膛。双臂牢牢环住他,头部紧挨着他的后背,伊万说道:“那首歌以前对我很重要……现在也是。”

“为什么?”

“它是我的生活写照,”伊万说道,双唇贴着对方的肌肤,他温热的呼吸仿佛春风吹遍荒芜之地,“我的整个人生就像那首歌的歌词里写的那样。我信仰它;它是我的准则……我小的时候,大概九岁或者十岁,第一次听到这首歌,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听到了真理:为追寻梦想而陷入自我毁灭,比失望地活着要好多了。”

他很久没有这样亲吻自己了,王耀在伊万啄吻着他的后肩时想道。“没有什么梦想值得让你付出生命。”王耀说道。

“可是如果不努力达成什么目标,活着就没有意义。”

“你是这样想的吗?”王耀说着转头望向伊万。俄罗斯男人用嘴咬住他的唇瓣,舌尖戳弄着打开入口。亲吻持续了不到五秒。

“是的。”他答道。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样的梦想比你的生命更有价值?”王耀没有费心思将声音里的恼怒隐藏起来。

“你知道的。”

“不,告诉我。我要听你亲口说出来。”王耀注视着相处了四年的同屋人,等待那个令人厌恶的回答。

“赛车,”伊万直截了当道,“耀,赛车跑道就是我的命。这件事我们之前就讨论过了。”

王耀翻了个白眼并转脸不再看着伊万:“你真是走火入魔了。”

“赛车是我所了解的全部。是我的一切。”他的手臂将王耀抱得更紧,尽管如此,两人之间的距离仍在不断扩大。

“胜利并非全部。”

“对我来说就是全部。”伊万明白自己正在用力紧抓着对方,可是王耀未发一言。“我必须,一定,绝对要拿到第一。”

王耀转过脸,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脸上难过的表情。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看到伊万的眼神。“但你已经有如此成就了!你拥有许多东西!为什么你——”

“我什么都没有。”伊万打断了他。话说出了口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刺耳的语气。伊万想收回自己说的话,但他怀疑王耀是否能真正理解他。为何他不明白赛车对自己来说有多么重要?为何他不能理解自己无法放弃一件他的全部人生都建立于其上的东西?

“你有我……”王耀低语道,“难道这对你来说毫无意义吗?”

沉默。反常得可怕,仿佛一个没有鸟啼的清晨。

“我想我得到答案了……”王耀若有所思地静静说道。他没有离开伊万手臂的桎梏,但那是因为他开始感到累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别这样,耀。”伊万不耐烦地说道。他也累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王耀忍不住提高了嗓音。

“我爱你。”然而他是带着恼怒和烦躁说出来的。他要对王耀重复多少遍这些字眼只为了让他完全无视自己的感情?

“但你明显更爱赛车。”王耀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比自己预想的更加愤愤不平。

“我的天哪,你不是认真的吧。”

“那么告诉我你更爱哪一个?”他恨自己这样问。厌恶自己的话里那幼稚的无理取闹。

“你不能让我在你和我的梦想之间做选择。”

“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布拉金斯基。只要说出那个该死的答案就行了!”

他自然知道伊万会说什么,反正对方也是想这样说的。但是他必须听到他说出那个残酷的真相。也许他会更喜欢谎言,王耀确信他能令自己最终相信这个谎言。

伊万不耐烦了。“我要不是个有名的赛车手,我想你从一开始就不会和我shang床。行了,为什么我们要吵架呢?”他的手拨弄着王耀短裤上的细绳,“今晚我们做吧?嗯?我们好久没做了。”


没有什么事是哔一下不能解决的(只有一段,不要指望豪车(链接更新)


他们行事完毕后,王耀从床上撑了起来。伊万对他说他可以早上再去洗个澡,天晚了该睡了。然而王耀穿上了裤子,说道:“我今晚睡沙发。”

双腿仍旧有些酸痛,他拖着疲软的步伐离开。伊万没有喊他回去。而在身上心上的所有斑驳痕迹当中,这才是最疼的那一个。

 

——————————

 

“你想让我什么?!”伊万试图控制自己说话声的音量,然而此刻他发觉自己很难保持理性。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王耀淡淡回答道,“我不希望你总是回到赛道上去。”

“够了王耀,我没时间和你玩。我回来以后咱们可以继续谈。”伊万从衣柜里抓出一件外套。他伸手要拿围巾,却又决定不这么做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看着我。”

伊万叹了口气,转过来面朝着中国男人。“我们之前就谈过这个了。而且我也告诉过你很多次我的职业对我有多重要。”

“但是你受伤了!”他双臂交叉,脸色冷硬如磐石,“你本来可能会丢掉性命。”

“那是个小意外,像那样的事一直都在发生。”

“就是因为它一直都在发生,我才不希望你回去!”王耀咬牙。好像他在乎伊万比伊万在乎自己还多似的。真傻。

“你又在YouTube上看了那些赛车事故汇总视频?所以才这么多心吗?”伊万恼怒地说道,“我开赛车二十多年了,知道它的风险。”

“这么说你是在等着自己真的死掉的那一天吗?!这就是你期待的?!”

“如果我的死能带给我活着的时候从没有的荣耀,那我死得其所!”伊万气冲冲地说道。

王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他缓缓摇了摇头,“你怎么敢如此轻易地抛弃自己的生命……”

“如果我不能赢,这条命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

王耀后悔曾经和他相遇了。他为自己多留了一晚而后悔;要是自己从来没有在乎过他,就不用为随时可能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的他而担惊受怕了。

“你的命……对你来说没有意义……?”王耀重复着他的话,好像自己大声地说出来就能让它变得更合理。然而并非如此。“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以为胜利和荣耀在你死之后还有什么所谓吗?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没有什么永恒的夕阳!你的生命也不是一首破歌!”

他双手蜷缩成拳。“你什么都不明白……”他平静地说道,带着怒火。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不,你才什么都不明白。你不明白我有多么……”在乎你。他无法说完整句话。伊万,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对吗?

“无论我说了多少次,你还是不明白,”伊万怨憎地说道,“我的全部人生都以这一件实体为中心。我爸花费家产只为了让我能有和其他所有人公平竞争的机会。从我九岁起,这么多年来,我只为这一件事而战。我他妈的全部人生都活在赛道上!你以为我不想和你一起正常生活吗?可我除了赛车还能做什么?!这他妈是我唯一知道的活法!你当然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你不明白热衷于一件事是什么意思!你恨自己的工作,恨自己的朋友和家人,你还恨你自己!你从来不关心任何事任何人!”

他的说话声翻越过屋顶,穿透了墙壁。他们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来,从里头涌出的东西将两人的心脏都冲击成了千万个碎片。他的面色舒展开来,象牙色的肌肤涨得通红。伊万沉重地呼吸着,被自己的情绪爆发吓了一跳。当他看见王耀面无表情的脸时,他想扇自己一巴掌。他都做了些什么。

王耀慢慢眨了眨眼。他的目光平静如死水。“你说得挺对的,伊万,”他的语调是死寂的荒芜废墟,“我对生活从未感到过热衷。当其他人都明白是什么促使他们奋发向上的时候,我什么目标都没有。我在校园里勤奋学习,是因为我父母希望我这么做,所以我只是完成他们对我的要求罢了。让我成为尖子生的不是我的智力,仅仅是决心和努力。可是我缺少热情,我不喜欢科学,数学,或是其它任何学科。所以总是有人更胜于我,那些真正热爱自己所学之物的人。我的父母安排了我的人生,选项有成为医生,律师,或者工程师。哪一个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人,于是我选择了工程师。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热爱的东西;他们从世界得到启发,而我……我无法从任何事情里找到灵感……除了人……伊万,我把心放在人身上。多悲惨啊,我在乎的人们始终都离开了我。”

“耀……”他不敢说话。

“听我说。我无法在自己的领域里找到热情,可我从他人身上可以。没错,伊万,你大概能猜到他们现在都到哪儿去了。他们全都离我而去了。我永远都比不上他们真正热爱的东西。所以我吸取了教训。我不想再在另一个人身上投入精力了。可是当然了,现在站在这里的我们……你怎么想的?你以为的冷血男人其实爱着你。我爱你。你很惊讶吗?你是瞎了吗?还是我说的次数不够多所以你就是不相信?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现在开心了吗?!现在相信我了吗?相信我爱你了吗?”

他的眼神是刺进伊万肋骨间的一把刀,每个字都使它的尖端推进得更深。他们是相爱的两个胆小鬼。害怕犯错,害怕受伤,他们自掘了坟墓。

伊万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他感到自己的内脏撕裂开来。“我也爱你……”他喃喃道。

王耀摇摇头。“到此为止吧。我们都累了不是吗?我们初遇时所做的一切就是shang床,而最近几个月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吵架。快五年了……从一ye情变成五年。”他笑起来,“承认吧,我们自己都吃了一惊。伊万·布拉金斯基……那天早上你该让我走的。不,我应该在你醒来以前就离开。”

“那为什么你没有……”他的喉咙干涩,噎着说不出最后的话。

王耀对他微笑。是一直以来永远一成不变的那个微笑。“因为我想知道我们的可能性。”

伊万颤抖着闭上了眼睛。他无法看着他离开。他感觉到对方经过自己的身边,听见身后的大门关上的声音。

五年……是他们所能拥有的全部了吗?如果他每个夜晚都更加虔诚地祈祷,王耀在这一刻还会在这个房间里吗?如果他们在不同的场合相遇,他们会对彼此更加坦诚相待吗?

All alone in thisride, my only wish was for my man to be by my side.(这一路,唯愿我的爱人能伴我左右。)

这难道不一直是那首歌里他最爱的一句吗?

伊万的脚像生了根一样木然地立在原地,魂不守舍。一秒。两秒。三秒。王耀现在到哪里了?伊万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但他知道这时间足够久到让王耀再次成为陌生人。

“再见。” 王耀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将双唇剥离并从伊万宽阔的胸膛上提起身来。伊万看着他爬下床,穿上裤子并扣上衬衫的纽扣。那个赛车手想要说点什么……什么都行。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个陌生人收起自己的随身之物便走出了宾馆房间,没有回过一次头。他的名字叫什么?伊万想不起来了。他猜想那也无关紧要,毕竟这只是段一ye情。但奇怪的是,他想知道自己本来是否应该说些什么,是不是应该阻止对方离开。这份悲伤感十分反常,于是伊万漫不经心地抛开了那个想法。然而他还是忍不住看向了紧闭的房门。再见,他想道。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我没有让你走。

他不能让他走。

他转过身跑出大门,世界仿佛都慢了下来。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踩在地面上的脚,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但是他知道自己正在追逐还能和王耀在一起的岁月。五年不够,六年、七年也不够。他追逐的是一辈子

电梯在王耀面前打开,可还未等他踏出一步,便被身后的冲击撞得摔倒在地。伊万全心全灵地抱住他,双臂缠绕着,那个赛车手开始哭泣了起来。

“求、求你了……耀……”泪水从他的脸上洒落,濡湿了王耀的衬衫,“求你别走……”

王耀双唇轻颤,肩膀因强烈的情绪耸动着。“放开我……伊万……”他痛苦地轻声说道,“我们有什么未来?除了互相离弃之外还有什么可能?”他的深色眼睫满溢着泪水,攥紧了发着抖的拳头。

“我们结婚吧,”伊万哽咽着说道,“耀,嫁给我。”

 

——————————


他为他担心得惶惶不可终日。每当他看着一列列赛车在跑道上冲刺,赛车事故的视频就会充斥他的臆想。观众的呼喊在他耳朵里变成了静电噪声,近乎于蜂鸣,无休无止。

他们的故事始于这条赛道,他在观众席上,而他在方向盘后。

这也将是他们的故事终结之地。

王耀不能再支撑自己看下去了。恐惧滑落他的脊背,仿佛一只蜘蛛小心地吐出一段细丝。他感受到蛛足落在他的皮肤上,缓缓下降直至他僵立在原地。胃里好像灌满了铅;双脚似乎被固定在了混凝土块里;内心被忧惧所折磨。

赛车的每一个意外动作都让他惴惴不安。赛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他极其担心各种无穷的可能性。

他的最后一赛。这是他向自己承诺过的。这场比赛结束以后,无论成败与否,他都会退役。

王耀看着终点倒计时的启动咽了咽口水。他马上就要到了。老天爷呀。

不要让他出任何事——

他看见了尚未发生的未来。

一列驶近的火车。和任何一个优质的恶梦一样,不管你往哪个方向跑,它同样会朝着你驶来。时间越来越紧迫,你的双脚变得沉重,直到它们被困在轨道上的混凝土里。然后,你能做的只有等待着被摧毁,等待着成为仅剩血与骨的残片。

他的瞳孔放大,嘴巴张开来无声地尖叫,血液变得冰冷。

发生了一场爆炸,赛车突然燃烧了起来。一度蔚蓝的晴空此刻被黑暗的幕障掩盖,烟尘吞噬了整片天空。

他在烟火的燃烧亮光里看到的是火焰与死亡吗?

 

 

未完待续。



评论(23)
热度(47)

© 风轻溟 | Powered by LOFTER